當地時間2014年4月20日,韓國珍島,工作人員正在搬運韓國沉沒客輪遇難乘客的遺體。經過三日的搜救工作,韓國方面未能找出更多生還者,而遇難人員數則上升到60餘人。圖片來源:東方IC 版權作品 請勿轉載
  
  當地時間2014年4月19日,韓國安山,高中生和市民在公園裡參加燭光守夜,為“歲月”號失蹤乘客祈福。載有476名乘客的韓國“歲月”號客輪16日在韓國全羅南道珍島郡屏風島以北海域發生意外進水事故並最終沉沒。目前遇難人員已達49人,此外,仍有250餘人下落不明。失蹤人員中包括4名中國公民。
  中新網4月21日電 據韓國《中央日報》網站21日報道,韓國“歲月號”沉沒事故已經發生6天,隨著搜救活動的進行,生還者的希望越來越渺小,有觀察者發現,韓國社會也集體患上了精神創傷。
  公司職員尹某(36歲,首爾江西區)4月19日與妻子吵架。據悉,當日尹某向一整天都在關註“歲月號”新聞的妻子吼道:“別再看了。你再生氣也改變不了什麼。”兩人因此發生了爭吵。
  隨後尹某生氣地關了電視,而妻子則發脾氣說道:“這種情況下怎麼能不生氣呢,那些學生都是因為大人的過錯而死的”。據悉,尹某的妻子在4月16日事故發生後,幾乎一整天都在不停切換電視頻道,邊哭邊生氣。尹某表示,結婚五年,妻子這樣還是第一次。
  據報道,隨著沉船事故的發生,韓國的市民們也開始減少了外出游玩,焦急地等待救助消息。4月19日,韓國京畿道龍仁愛寶樂園僅有游客3萬多名,比上周減少了33%。首爾大公園郊游的人也減少了24%。因集體旅游的人取消了預約,4-5月韓國Korail觀光列車的運行也取消了6次。
  而關註著歲月號慘劇的國民們,也漸漸變得更加悲痛,並出現了集體無力癥狀加上精神外傷,即精神創傷(trauma)癥狀。
  韓國神經精神醫學會理事長金英勛指出,媒體報道等目前狀況,使韓國國民陷入過深的哀悼中,並且,精神創傷恐會繼續出現。
  他表示,要消除這些影響,需要人們回到工作崗位或學業中,但現在似乎大家都還無法從沉痛的氛圍中走出。他同時認為,若要徹底消除“歲月號”事故影響,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專家們擔憂在這個過程中精神創傷將會繼續擴散。
  據悉,精神創傷最普遍的癥狀是胸口發悶的悲痛和不止的眼淚。公司職員樸某(39歲)4月20日獨自參加了釜山親戚的結婚儀式。原本計劃和妻子、孩子一起去的,但是最終沒能成行。樸某說:“妻子只顧在電視機前哭,不方便一起去”。
  據報道,此次事件中,韓國的母親們遭受的打擊更大。一位母親在網絡育兒博客上表示:“現在洗著澡,看著鏡子,看著熟睡們的孩子,眼淚都會涌出。一天會哭5次以上,生氣100次以上,感受到心臟扭曲的痛苦。我好像患上了抑鬱症”。
  她接著寫道:“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面對我無法提供幫助的現實,罪責感涌上心頭。一整天只想著這件事”。其他媽媽也表示深有同感,稱自己現在也是胸口抑鬱,凌晨4點就清醒,並第一次有了移民的想法。
  而對於學生和老師們,“歲月號”帶來的傷痛則有所不同。一名女學生在確認朋友在此次事故中遇難後大受打擊,不出房門並一直在哭。這種情況不斷持續,她被母親拉著去看了精神科。
  曾任教於京畿道安山的教師金某(33歲,女)則擔心是否有認識的老師遇難,每天邊看新聞邊流淚。她嗚咽著表示,想到那些為了保護學生的老師們就非常心痛。金某稱自己每天都開著電視,摸著智能手機,並感到沒有食欲,飯菜難以下咽。
  韓國順天鄉大學附屬醫院精神健康醫學系教授李素瑛擔憂對此表示了擔憂。他表示,部分學校寫追悼“歲月號”遇難者的文章的做法雖然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有此前因事故而失去親人的學生,那麼就會產生問題。
  李素瑛向家長們提出了3點建議,即通過溝通瞭解孩子的情感和想法,防止孩子將此次事故歪曲成個人事件,要向孩子們傳達世界很安全,只有走出來,才會有要做事的想法。  (原標題:韓媒:船難後韓國社會集體患上“精神創傷”)
創作者介紹

北投

pi63pifl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